※因與聿同人文,大概就偏向情人節賀文(???



  「呃,大爸、小聿你們在幹麻?」剛打完工回到家中的虞因有點錯愕自家老爸竟然正在和自家弟弟煮巧克力,弄得整間屋子都是巧克力味。

  「阿司今天上班一直吵著要巧克力,還硬拉幾個人晚點一起來玩什麼交換巧克力。」說到同事今天抽風的行為虞佟充滿了無奈。

  「嚴司大哥沒事幹麻要吃巧克力……啊、214情人節。」小聿走到虞因面前直接把手機的行事曆按給他看。

  「沒想到都已經這種年紀了還在做巧克力。」虞佟搖著頭笑著。

  「真是夠了。」虞夏往聲源望去,虞夏從樓梯走下來一臉戾色,「等一下阿司應該會拉著一堆人過來玩,都幾歲還在鬧。」

  刮刮臉,虞因從包包裡拿出幾個巧克力,「難怪我就說今天怎麼大家都在給巧克力。」特別是那位叫李臨玥的校花還一臉哀傷說看在好朋友的份上勉為其難給你這個好人一個人情,人情你個芭樂啦!發什麼好人卡啊!

  眨眨眼,看著自家哥哥突然一臉悲痛的臉色,小聿從冰箱拿出包裝好的巧克力,皺著眉想著要說什麼:「情人節快樂……你是個好人……」

  「不要發我卡啊啊──」虞因痛哭了。

  「夠了不要在那邊耍白癡了。」虞夏一巴掌往大兒子的後腦杓巴下去,然後無視著虞因「一直打腦袋會越來越笨」的鬼吼鬼叫後,順手拿起一塊作好的星型巧克力,咬了咬皺著眉頭:「好甜。」

  「那是牛奶巧克力的口味,阿司和和玖深他們的。」虞佟拿出另外好幾盤,「這是黑巧克力,應該比較不會那麼甜、還有這個跟那個是裡面有咖啡口味和水果口味的餡,幫我試一下味道。」

  「……」虞夏想落跑的瞬間被他哥抓住衣領,「沒試完不准離開。」看著自家兄弟的微笑都冒出黑色氛圍了,虞夏嘴裡含糊罵了幾聲便開始認命的試口感。

  拆開小聿給的巧克力,虞因怎麼想怎麼奇怪,「話又說回來,嚴大哥哪來交換巧克力的想法啊?」又不是聖誕節可以玩交換禮物。

  結果小聿偷笑了、虞佟沉默不語。

  虞因刮刮臉頰,「啊是發生什麼事了啊?」

  小聿在手機上快速打了幾句話,拿給虞因看時還邊抖動肩膀。

  虞因瀏覽後,「……大爸,你的999顆金莎呢?」小海真的是越挫越勇,在這種特別的節日心思就花的特別多。

  「……已經在局裡分給每位同僚了。」虞佟也很無力,要不是小海今天送來巧克力,阿司就不會吵著他也要巧克力了。

  然後突然有鈴聲響起,「喂?」正在試過甜的巧克力的虞夏從口袋摸出手機,「啊?那傢伙會不會太閒了啊!……有趣你個芭樂啦!」

  在虞夏翻白眼掛掉電話後,虞佟問著:「怎麼了?」

  「玖深打來說阿司那個白目的說什麼單純的交換不好玩,所以巧克力他有加一些東西來『調味』,製造驚喜。」

  虞因聽完面露痛苦:「二爸我可不可以不要玩?」總覺得某法醫會加很多奇怪的東西來增加「驚恐」而不是「驚喜」啊。

  瞥了他一眼,「阿司說不玩的他會無時無刻詛咒你衰整年。」

  虞因默默的流淚,準備去找出他家的胃藥,嚴司的詛咒怎麼聽怎麼可怕啊。

  小聿跑到客廳後又跑回到廚房,手上多了一顆巧克力,他默默遞給了虞因。

  「要我吃啊?」虞因在小聿點頭後拆封袋子,但入口後的味道不是正常的巧克力味,「唔!噗喔喔喔!」虞因吐掉些微融化的巧克力邊發出怪聲邊開冰箱拿出冰水狂灌。

  虞佟、虞夏都錯愕地看著突然作出這舉動的虞因。

  「小聿!這是什麼巧克力啊!」剛剛乾咳的力道過猛,虞因的聲音略微沙啞,眼框也有點紅紅的。

  也沒想到事情會那麼嚴重,小聿皺著眉,一字一句慢慢說:「方苡薰給的……好像有包辣椒……」

  感覺口腔裡還存有那種火辣的感覺,虞因再度繼續灌水。

  虞夏突然冷笑幾聲,「哼哼、阿司不是要驚喜嗎?就包辣椒給他!還有玖深,那麼喜歡湊熱鬧,灑點胡椒算了。」

  虞佟無言了。但看著自家兄弟興致高昂的樣子也僅是無奈搖著頭,然後祈禱同事們的胃能堅強,手上的動作卻是毫不含糊的將辣椒醬加進巧克力裡。



  半小時過後,嚴司準時來到了虞宅。

  但除了預想中的嚴司與玖深外,黎子鴻也參加了這詭異的行動計畫。

  「黎大哥你……對這個有興趣?」虞因震驚了。

  「沒有。」黎子鴻快速撇清,「是被那傢伙拖來的。」

  「那傢伙」走了過來恰好聽到這話,嚴司抗議著:「欸欸,情人節一個人對著螢幕在家打電動超可悲的好不好。」

  那幾個大男人沒有對象還在那邊玩什麼奇怪的交換巧克力遊戲就不可悲嗎?虞因陷入淡淡的哀傷。

  「那就把巧克力分成加過料的和正常的吧。」玖深很興奮地幫忙清桌子,然後把巧克力堆在上面。

  「咳咳。」嚴司裝模作樣了一下,然後不知從哪搬出了一個轉盤,「嘛、這大概就向另類的俄羅斯轉盤,轉到誰誰就吃一顆吧!」

  「……咦?」虞佟有點錯愕轉盤指針最後竟是指到自己,但他隨即露出苦笑:「唉呀,運氣有點不好啊。」

  「欸?是佟喔。」嚴司看起來有點失望,「想說老大最近很衰還以為會中獎呢。」

  「你說什麼?」虞夏危險地瞇起眼睛。

  「啊哈哈,沒什麼啊。」嚴司挑了一個外觀是愛心的巧克力遞給虞佟,「佟你就放心的吃吧,我保證不是什麼有毒物質,頂多讓你拉個肚子而已。」

  「喔喔!阿司挑到的是我帶來的喔!」玖深期待看著虞佟。

  深吸一口氣,虞佟將巧克力塞進口裡,不到幾秒,他立即拿起小聿默默放在桌沿的水杯開始做著剛剛自家大兒子做過的事情──灌水。

  黎子鴻皺眉看著不幸第一個犧牲的同事,「你在巧克力加了什麼?」

  「就芥茉啊。」玖深的回話不禁讓虞因想到他家老子似乎是在巧克力加了辣椒醬,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嘛!

  「佟這回合就先PASS吧,我們繼續吧!」

  這局輪到小聿,小聿自己挑了一個巧克力,虞因緊張地拿著礦泉水在一旁待命,但沒有想像中的不舒適,小聿偏偏頭望向帶來巧克力的嚴司:「草莓醬?」

  「對啊,味道還不錯吧!」

  接下來黎子鴻和嚴司不約而同中獎了,然後一個吃到辣椒醬一個吃到加了鹽巴。

  「怎麼都沒到老大和阿因啊。」玖深有點哀怨。

  「玖深哥你自己不也是還沒被中獎?」虞因自己也很驚奇今天總算沒這麼衰了。

  「至少要讓老大吃到包到芥茉的讓我心情舒爽一下啊!還是不出千老大真的就不會中獎啊,高中生案就是有出千……啊!」玖深發出悲劇發言。

  氣氛頓時凝結下來。

  虞夏笑了、笑得很燦爛,笑得玖深頭皮發麻。

  「玖深你給我站住!」

  「嗚哇哇哇──老大對不起啦──」

  在情人節這天,虞宅除了七個沒伴的男人悲哀玩著奇怪的交換遊戲,更還有某人追著某人跑上跑下的。

  虞因看著一邊是報仇組,一邊是悠閒喝著茶、嗑著正常的巧克力看熱鬧,虞因默默發誓,在明年情人節之前他一定要交個女朋友,絕對不要再和這群沒大人樣的大人過這悽慘的情人節了。

                                                                                  ─完─ 

刊於《RED Vol.7》

回上一頁

Zozo
3/10/2013 05:56:11 am

我喜歡你的文,這是看了這麼多因與聿同人文覺得跟作者文筆最接近的一個~ 謝謝你的分享~ 再加油~

回复
micky
9/9/2013 02:21:54 pm

『出千』是怎麼意思呢?
不太懂 ^ - ^

回复



Leave a Reply.